腹黑兔子“我兔”腹黑“我兔”威武的第二个手游会是星辰大海吗?

历史资讯 2020-02-01156未知admin

  “那兔”的特殊之处在于兔子形象背后的意识形态意味。民族国家的叙述满足了年轻人对于宏大叙事的消费需求。“那兔”没有成熟的世界观和吸引人的角色,只有一股正气。粉丝们需要星辰大海,兔子只是载体,没有了星辰大海,兔子也就失去了。

  昨天,2016年1月6日,咸鱼游戏宣布获得《那年那兔那些事》IP授权,将一系列手游,漫画作者逆光飞行将出任手游的制作人。而在近一个月前,腹黑兔子2015年12月11日,由发行商Bilibili独代的手游《那年那兔那些事》在和贴吧发布停服公告。

  很多人不理解“那兔”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大IP”:无论是漫画还是动画,本身的画工、叙事看起来都有些“糙”。为什么在它的手游死过一次以后,还要继续做新的?它有这么强的影响力么?

  如果一个作品或曰“IP”粉丝甚众,然而有人就是看不出它有什么好,通常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回复:“因为你不是目标受众。”所以,不妨从“那兔”的目标受众说起。

  在2014年以前,“那兔”并未进入主流的视线。它仍然在网络空间的隐秘角落里自行生长,悄悄地着粉丝。这些粉丝在当时主要可以分为两类人:“军事宅”和“二次元宅”。他们在“那兔”的发展流变中被吸纳入圈,同时也参与“那兔”IP的构建。

  《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的前身是网帖《小白兔的光荣往事》。这个长帖自2011年2月5日起开始在军事“超级大本营”连载,作者是“野风之狼”。这个帖子了当时网络军事讨论中的各类年以来的近现代史,初步确立了“兔子”这一拟物形象。在这个阶段,“那兔”主要使用的是武侠风格的叙事语言,二次元化并不明显。

  2011年6月13日,漫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开始连载,“那兔”也逐渐进入二次元场域。在漫画阶段,兔子、毛熊、鹰以简洁鲜明的形象直接呈现出来,逆光飞行在叙事中加入了大量“二次元”黑话或曰“梗”,并且深化演绎了“兔子”的核心特征:“腹黑”。

  “腹黑”指人物表面上人畜无害,实际上手段犀利。在二次元的语境中,这是一个萌点,这是一个萌点,这是一个萌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它能够将复杂的历史图景中的阶级、国族问题全部降维、扁平化,化作微笑的萌萌的兔子,并赋予其“我兔腹黑”“我兔威武”的。

  在网帖阶段,“那兔”的受众主要还是军事迷;到了漫画阶段,“那兔”的粉丝中加入了大量了“二次元宅”。而这个IP真正在二次元圈树立起“正确”的地位,是2012年11月底“走你”事件。2012年11月25日,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成功起降歼-15舰载机,舰载机引导员下达起飞指令的动作引起网络热议,“那兔”漫画迅速更新了新章节“那年那兔大船梦”。11月26日16:58分,弹幕网站Bilibili出现了以漫画为基础制作的视频《【走你】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并成为当周Bilibili排行榜的第一名。自此以后,Bilibili原本的大量“二次元”群体成为了“那兔”的粉丝。

  2015年3月,腹黑兔子《那年那兔那些事儿》正式推出动画,共青团在微博上多次转发推荐,《报》微博进行了推荐,漫画作者逆光飞行在5月4日被邀请到参加会议。这代表着“那兔”获得了的认可与推行。自此,“那兔”正式成为了“二次元爱国主义”的一块标牌。

  如果问一个20岁的“那兔”粉丝,你喜欢中学的课本么?你记得学校的爱国主义教育么?恐怕十有会得到否定的回答。目前15-25岁的这一代人(包括我在内),在成长中同时经历了市场化变革与互联网大潮。欧美和日本六七十年的历程在当代中国被压缩到十年之内,在这种剧烈的变动中,传统的意识形态话语既找不到合适的语言,也没有合适的媒介。我这一代人的主要娱乐,是电影、动画和游戏,而这些都是资本主导下的商品,本身是去化的。在1992-2008年的大部分时段,关于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在娱乐产品中基本,而对于大部分青少年而言,我们会追求没有乐趣的东西么?

  转机在2008年。这一年,雪灾、地震、会……一个充满的“世界”重新被构建出来,这一代年轻人重新发现了“国家”“民族”,而要表达这些,他们能够借用的有效的语言是来自“二次元”的漫画、动画,是美型与萌化,而他们能够使用的有效媒介则是网络这一片尚未被意识形态话语完全占据的虚拟空间。

  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二次元”终于可以回避尴尬的“日本”属性。它是以萌点、扁平化为核心要素的叙事风格,是一种以互联网为媒介的粉丝文化。对于我这一代年轻人而言,某种意义上它是主流,动画、漫画、电影,以及游戏,是我们这一代的主流文艺形式。

  同时,“二次元”的扁平化特征极其适合附着意识形态话语。如果我们去回顾《三毛流浪记》《夜半鸡叫》以及大量五十至七十年代的小说,可以发现内里的逻辑是一致的。对于以来处于尴尬地位的宣传而言,“那兔”是一块亮闪闪的金子。

  当“那兔”有了漫画、动画之后,游戏几乎是理所应当的了。然而,一个“二次元爱国主义”IP,要做游戏,似乎也没有那么简单。

  这一别扭的根源非常容易辨别:资本主导的游戏行业,与直截了当的意识形态宣传本身存在极大的不相容。问题是,这一IP的目标用户群在哪儿?

  “那兔”作为一个IP,缺少过硬的人物形象、可操作的世界观和足够的萌要素。“那兔”崛起于“腹黑”,又止于“腹黑”,后面加入的抗美援朝和航母的悲情奋斗故事,不但难于直接置入游戏,恐怕更难以吸引玩家付费——通往星辰大海的道被冷却时间,需要付费才能扫清,这其中的违和感当然并不大,但足以对“那兔”世界观中的正气造成影响。

  此外,大多数IP衍生的非休闲游戏,不是在人物上下功夫,就是借助原有的世界观进行挖掘或扩展,亦或二者兼有之。死忠粉玩“仙剑”或者“古剑”手游是为了看赵灵儿或者百里屠苏;“魔戒”的游戏者是为了体验宏大的中土世界;玩“星球大战”衍生游戏的宅则可能想在星战世界中扮演达斯维德,“舰娘”里至少还有萌化的舰娘。而玩“那兔”手游的人呢?就算是最死忠的粉丝,可以说就是为了看一只兔子本身么?

  “那兔”这一IP的特殊之处在于 “兔子”形象背后极其强烈的意识形态意味。“种花家”、“星辰大海”、“大国梦”,这些关于民族国家的叙述满足了年轻人对于宏大叙事的消费需求,使得他们能接受最早那个简单粗糙的“兔子”形象,并为其赋予足够多的热情和自豪。更准确的说,“那兔”没有成熟的世界观,没有吸引人的角色形象,只有一腔沸腾的热血。“那兔”的粉丝们需要“星辰大海”,腹黑的“兔子”只是载体,没有了“星辰大海”,“兔子”也就失去了。而当下的游戏尤其是手游,在市场的主导下本身是碎片化的,是强调游戏而宏大叙事的,这让“星辰大海”很难以手游的形式表现出来。也正是前一款游戏作品无法找到完全符合这个IP内核的游戏形式的原因之一。

  更深一层的问题是,在市场经济下,意识形态宣传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经济逻辑最好隐藏在娱乐性的内容背后。我们可以说《美国队长》这样的好莱坞里满是意识形态符,但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它把意识形态的藏在华丽的紧身衣里面,很少直接露出来。而“那兔”把“星辰大海”的旗帜竖得太高了,这让它能够一批粉丝,也使得它没法把大旗藏起来,好好去成为一部动画,一个游戏。IP改编的网游可以只有一个标题,几个形象,但“那兔”必须有“星辰大海”,否则就失去了IP本身的。但对于商业而言,“星辰大海”的选题意味着风险,拿到“那兔”IP的必须小心翼翼地走钢丝,既要不过界,又要保持“那兔”本色。Bilibili代理的前一款“那兔”手游设置“”为玩家公敌,试图柔化原作的民族主义色彩,然而这种“正确”并不能让粉丝群体买账,更证明了意识形态是“那兔”游戏绕不过的难题。

  而且当下的手游市场,真的存在一个足够大的、喜爱“那兔”IP的玩家群体吗?当我在本文第二段里说起“我们这一代人”的时候,我显然说的是,从小有能力用PC上网、接受日本ACGN文化、常上微博的这一批人。这一批人几乎限定在一二线城市、中等收入以上的家庭。而当下庞大的手游用户群体中,他们占几成,有多少? “那兔”在二次元圈占据主流,随后被宣传带进了传统的主流视野,那么二次元圈的非主流、三次元主流之外的庞大边缘,如何看待这个“IP”?“我兔威武”对于手游市场,腹黑兔子乃至整个90后、00后市场,是否只是一个辉煌的幻象?

  纯粹从商业角度而言,“那兔”的“星辰大海”高远而缥缈,但当然,“那兔”身上所承载的未必仅仅是商业意义,兔子手中的牌也未必都露在桌面上。在尚处时代的手游市场里,在这样的大时代中,这样一个从各方面而言都很特殊的IP究竟能够走出多远,能够找到一条什么样的道,我们仍然非常好奇。

  根据相关,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完成认证。

原文标题:腹黑兔子“我兔”腹黑“我兔”威武的第二个手游会是星辰大海吗? 网址:http://www.night-storm.com/lishizixun/2020/0201/109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后继有人新闻网 www.night-storm.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